当前时间:
关键字:   
当前位置: 寮步教育网-> 首页 -> 原创作品 -> 学生作品 -> 正文

泪水

706 舒畅想

    临近期末,心破提了起来。整日整夜地忐忑不安,祸不单行的是恰好在这个卡点上又得急性阑尾炎,根据病况来看,必须住院进行治疗。这无疑又是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压在我的心坎上,令我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上学日的时候,我在家人的陪同下住进医院。赶不上课程的进度让我感到迷茫、心慌。我从老师手里要来一些“资源库”,希望可以靠自学能勉强应付错失的光阴,但实在是困难。我的眼泪流了又流,轻轻一揩又止住了。

    手术前,小肠末端不断腐烂,似有一个棱角在里面凿开一条路,疼痛直贯全身。我感觉龇牙咧嘴的很难看,只妇装做坚强,硬生生地了忍回去。但妈妈生养我长大,又怎么瞒得过去?母亲看我熬着痛苦仿佛过着度日如年的“牢日”,恨不得受苦的是她而不是我。母系的眼泪流了又流,却抹不尽。

    手术时,麻醉使我睡去。但我怎么会不知道呆在冰冷的等候台焦急的守候为我祈祷的是谁?母亲告诉我,是父亲。是父亲在我进入手术室后,坐在寒气习习等候台整整待了近三个小时,只为希望我平安健康。听母亲说,父亲苍自的脸上挂着不肯游走的担心。头发似乎又白了几寸。父亲的眼泪流了又流,却拂不去。

    手术后,脸上浮现一丝红润。麻醉过后,我感觉到疲惫,还未躺下,这愈和的伤口迎来的是一阵钻心的痛。“吱呀”一声,门开了。是谁?是姐姐,她看着她的小妹妹正经受病魔的折磨,像一个狼狈的囚犯。一双温暖的手抚摸着我的发尖,我的身心得到了放松。带着温度的泪水从空中滴落到我的睫毛,绽开成花。姐姐的眼泪流了又流,也携不去。梦里,切口隐隐约约亢进的伤痛被湮没在各种不同的泪水里,却都是暖的,像梅花一样,即使严寒,却依然在阳光下盛开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,睁眼看到的是家人对我的无微不至。刹那间,饱满的阳光透过云层,悄悄躲进了我的病房,轻击了那扇大门,迎接的也是生命的新开始。


责任编辑:
打印】    【收藏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:“宝贝”箱子 下一篇:活着